你在这里

【两会】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秘书长张燕生:“一路一带”战略,需要协作推进

新闻分类: 

导读: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秘书长张燕生认为,“一路一带”的战略的提出,意味着我国过去35年外向型经济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新一轮的开放将会以资本输出为主。这其中,东、中、西部地区的紧密合作互动非常重要。此外,自贸区也要注重对接一路一带。



“一路一带”带来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将会是什么样?主要将以什么方式进行?与自贸区战略该怎样衔接,广东等发达省份该在其中起什么样的作用?就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秘书长张燕生。

他认为,“一路一带”的战略的提出,意味着我国过去35年外向型经济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新一轮的开放将会以资本输出为主。这其中,东、中、西部地区的紧密合作互动非常重要。

“一路一带”着眼“资本输出”

《21世纪》:“一带一路”已经提出了一年多了,当时提出这个战略,主要是基于什么考虑?

张燕生:我们过去是一个外向型经济模式的开放。这种模式是双轮驱动,一个轮子是出口,另外一个轮子就是招商引资(FDI)。外向型经济模式在过去三十五年是非常成功的,我们引进了资金、技术,赚取了外汇,创造了就业,同时还引入了外来的竞争,迫使中国加快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

但这种模式难以为继了。为什么呢?首先,外向型经济是小国经济,或者叫小经济体经济。当中国成为了一个大国之后,如果还靠出口拉动发展,全世界要跟你急。你为什么总要动我的奶酪?你为什么要创造更多的优惠条件,用不公平的手段,把我们的企业、就业岗位、资本都引到中国去了?发展了你们,我们空心化。

其次,国际环境变了。2009年之后美国开始推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Agreement),推动TISA(国际服务贸易协定,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推动ITA(信息技术协议,Information Technology Associates),引发全球贸易规则变局。这些规则都是高标准的,达不到高标准的发展中国家就会被屏蔽。

第三,这一战略的提出跟我们的发展阶段有关。邓小平讲过,我们的开放是三个方面的开放,对西方的开放、对转型中国家的开放、对发展中国家的开放。过去的三十多年,我们重点是对西方国家的开放。而现在“一带一路”其实是统筹三个方面开放的战略。此外,邓小平三十多年前讲两个大局,第一个大局是东部沿海地区发展的大局,第二个大局是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大局。当广东发展起来的时候,你必须要顾及其他的,实际上一带一路更多的是要撬动西部地区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讲,下一步的开放、一带一路战略实际上就是:构建新体制、形成新格局、培养新优势。

《21世纪》:这种新,最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

张燕生:过去三十五年,我们是用商品输出和招商引资,新的三十五年,通过一路一带战略,进行的是资本输出。要用资本输出的方式,来带动中国的资本、产能、人才、设备,在全球布局。这样一来,中国能建立起一个共享发展的南南合作的新模式。

实际上,2014年,引进来的外商直接投资,和我们走出去的对外直接投资规模相当。在2015年,“走出去”可能会大于“引进来”。

而且“走出去”的增长速度是以30%-40%来增长,而“引进来”大概就是个位数的增长。过去的三十五年,我们积累的外汇金融资产有将近6万亿美元,但在这6万亿中间,我们的对外直接投资,只有6000亿美元。而美国,70%以上都是对外直接投资。

另外,从资产保值升值角度看,如果直接投资只要企业不倒,就有永续的控制权和永续的剩余索取权。我们持有3.8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资产,如果我们买美国的十年期国债,不算升值贬值不算通胀通缩,回报只有百分之二点几。但三资企业来华投资的净回报都为20%以上。所以,从资产的合理多元化重新配置来讲,这个战略是很好的战略。

据我们的分析,在2020年,也就是在“十三五”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存量,将达到1.2-1.25万亿美金。

“一路一带”广东要带领泛珠省份走出去

《21世纪》:自贸区建设与“一路一带”战略该如何衔接?

张燕生:自贸区有FTZ和FTA。FTZ主要还是境内关外的概念,解决货物转口、转运、拆拼箱、保税贸易等业务。FTA是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投资便利化。这两者都重要,但也没那么重要。就好比我们家里的厕所,厕所重要吗?非常重要,但你也不能把家里都修成厕所。对开放来讲,最好的是全域的开放,全球的开放。

现在我们讲FTZ、FTA,重点不是开放,重点是改革。我们不是为了修厕所而厕所。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我们要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的自由贸易网络。各个自贸区应该要有全域概念,要考虑怎么为新35年,构建探索高标准的体制,高水平开放,高质量的发展,而不仅仅是考虑自己能够获得什么好处,获得什么优惠政策。深圳过去35年改革第一步也是修厕所,建了一道关、二道关,但现在看,这种境内关外改革不成功。但深圳过去35年整体而言,非常成功。原因在于,它履行了国家使命,承担了国家战略。世界需要进入中国,中国需要融入世界,深圳起到了窗口桥梁作用。深圳不是为厕所做的贡献,而是全域开放发展所出的贡献。

《21世纪》:“一带一路”的发展要如何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张燕生:中央这方面做出了一些非常明确的布置。一带一路,更多的还是一个西部战略。无论是海上丝绸之路还是陆上丝绸之路,都是举全国之力,不是哪一个地方的事情。

举个例子说,宁夏是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合作的重要平台。怎么才能真正打造像过去三十五年的深圳一样,让宁夏成为中国和阿拉伯经贸发展的平台呢?我认为,一定要把国内最优势的企业引到这个平台上来,比如佛山非常活跃的民营企业,广州现代服务业。要把地方的积极性和中央的目标统筹成一盘棋,这是我们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东中西的互动,对做好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

《21世纪》:广东在“一路一带”中应该承担什么角色?

张燕生:广东是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发源地,要在海上丝绸之路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首先粤港澳这盘棋要做好。香港有国际金融中心,能给一带一路提供融资。我在讨论海上丝绸之路规划中就非常担心,因为广东的海上丝绸之路走出去的第一步是东南亚,如果不考虑好粤港澳的合作,那么在这个合作之间就会考虑和新加坡的合作,和新加坡的金融、航运、贸易合作,那么就很可能和香港产生竞争性威胁。

第二,广东必须要考虑"9+2"泛珠三角合作。广东的责任不仅自己走出去,而是要带动9+2走出去。9+2带动得越有力,你走出去和东南亚合作的综合实力才越大。第三,广东自身的提升,还离不开全方位的国际合作。

承德锦尚中小企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11498号 承德雷狼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