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两会】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不能再搞GDP挂帅,但也不能不要GDP”

新闻分类: 

导读:尹中卿称,我们不能再搞GDP挂帅,不能不顾代价、不讲质量和效益单纯追求GDP,但也不能不要GDP。实际上,促改革、转方式、调结构都需要一个过程,惠民生、防风险也需要稳定的增长,经济发展依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关键。只有稳定增长适度增长,才能为全面深化改革、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创造一个宽松环境,才能为解决民生问题创造物质基础,才能为防范化解风险赢得时间。



“我们不能搞GDP挂帅,不能不顾代价、不讲质量和效益单纯追求GDP,但也不能不要GDP。”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强调,“《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今年7%的GDP增速(目标)是合适的。只有稳定适度增长,才能为全面深化改革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创造一个宽松环境,为解决民生问题创造物质基础。”

尹中卿分析,在经济增速换挡期,尤其要注意地方债的风险。2013年底,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10万多亿元,其中逾期债务1万多亿元;2014年到期应偿还债务2万多亿元,2015年到期应偿还债务2万多亿元。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而支出刚性较强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偿债压力会进一步加大。

尹中卿认为,因为新预算法刚刚实施,2015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编制与新《预算法》规定仍然存在一定差距,对此不能求全责备,也不能浅尝辄止。真正按照新《预算法》规定编制、审批预算草案,还需要我们继续付出艰苦努力。

7%增长目标有共识

《21世纪》:你对2015年经济走势怎样判断?

尹中卿:在地方调研的时候,我们感觉对当前困难和未来走向的认识还不一致,整体上是:中央部门比地方乐观,地方政府比企业乐观。越到地方,越到基层,越深入到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面临困难越大,担心越多。一些深化改革、加快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的效果利在长远,短期内对经济在传统轨道上稳定增长甚至可能会有影响。大家都赞成主动地把今年GDP的增长速度降到7%左右。

我们分析了2014年计划和预算指标的完成情况。从全年增长看,第一季度7.4%,第二季度7.5%,第三、四季度都是7.3%。

2015年的经济增速会高于2014年吗?短期内经济增速会触底回升吗?很多人表示一时半会还看不出来。

简单回顾一下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从年度来说,经济增速低于7%的只有1981年、l989年和l990年3个年份。从季度来说,1996年以来,经济增速低于7%的只有4个季度,分别是1998年一、二季度、2008年四季度和2009年一季度,GDP平均增长6.9%。可能这些年经济结构有所变化,如果2015年全年低于7%,或者一两个季度低于7%,我们准备好了吗?

实际上,经过本世纪以来高速增长,尤其是在2008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在一段时间内实行过度扩张的财政政策、过分宽松的货币政策、过分强烈的刺激政策,加剧了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问题,降低了继续实行刺激的边际效率,积累了一系列潜在风险。

如果把这些问题估计到了,就不会发生风险,如果装作看不到,那就有可能出现风险。

应对换挡期的三个建议

《21世纪》:如何才能更好地应对经济增速换挡期带来的各种挑战?

尹中卿:我们不能再搞GDP挂帅,不能不顾代价、不讲质量和效益单纯追求GDP,但也不能不要GDP。实际上,促改革、转方式、调结构都需要一个过程,惠民生、防风险也需要稳定的增长,经济发展依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只有稳定增长、适度增长,才能为全面深化改革、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创造一个宽松环境,才能为解决民生问题创造物质基础,才能为防范化解风险赢得时间。

首先,建议把短期目标中长期目标结合起来。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不是一定要追求GDP增速,只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现金收入能够增加,只要新增就业人数增加,只要城镇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没有太大变化,就算经济增速比7%低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甚至可以主动调控。我们应该更加重视中长期目标,也就是三中全会部署的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十八大提出的全面推进“五位一体”建设的目标。

其次,建议把政策刺激激发内在活力结合起来。前些年我们实行了比较强烈的刺激,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现在看来不可持续,并且留下了许多问题,产生了一些副作用。所以我们一直讲现在是还处于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事实证明,应该通过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激发市场的活力,鼓励大众创业,鼓励万众创新,激发企业动力,激发经济主体能力。

第三,建议把需求管理供给管理结合起来。从投资、消费和出口角度考虑问题在经济学上属于需求管理。除了继续加强需求管理,扩大投资、增加消费、稳住出口,我们应该更加注重供给管理,从产业政策方面更多地采取一些措施,包括发展实体经济、发展农业、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小微企业等。

财政支出要做到“保支、少支、优支”

《21世纪》:按照新《预算法》规定,如何使2015年中央与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编制做到全面规范、公开透明、公平绩效?

尹中卿:按照新《预算法》的规定,提请今年大会审查的预算草案,分为一般公共预算、政府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一般公共预算有所细化,同时还提交了比较详细的中央部门预算草案,确确实实按照功能分类编到类、款、项,第一次对部门预算在经济性质方面也编制到类和款。应该说2015年预算编制基本落实了新《预算法》的规定,预算方案总体是可行的。

但也要看到,由于新《预算法》刚刚实施,全面落实预算法各项规定还需要一个过程。预算要反映收入从哪些地方来的,要支出到什么地方。对照新《预算法》规定,与一般公共预算相比,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的编制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再说中央部门预算,虽然有功能分类,有经济性质分类,但仍然不够清晰。在中央一级预算161个单位中,这次报送给全国人大审查的只有98个,没有报送的还有63个,我算了一下,报送审查的只达到60%。如果按照支出规模,报送审查的不到40%。希望国务院在推进部门预算向全国人大报送审查方面再进一步。从编制过程到预算数据,在公开透明、公平绩效方面也要继续努力。

《21世纪》:在新常态下,如何确保税收收入没有水分,实现新《预算法》规定的依法征收、应收尽收,将是一个新的挑战。

尹中卿:财政收入方面做到应收尽收实收。新《预算法》明确规定任何部门和单位不得下达税收指标,税收收入从过去硬性的计划性指标,变成依法征收、应收尽收。这个规定,对现实中税收征收手段恐怕还是一个挑战。为什么这样说?在调研中我们听到,今年1月初有的企业根据上面要的数字来调整2014年的营业额。一些地方在2014年11月份和12月份开展税收大检查,挖潜力,甚至还有收过头税。还有个别地方采取财政空转,要么要求企业贷款交税,交完了再还给企业。这种情况有没有?有!有多大比例?说不清楚。按照新《预算法》规定,在税收方面应该实事求是,应该追求没有水分的财政收入。2015年在新常态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够挤掉财政收入的水分,做到应收、尽收、实收,保证2015年预算支出的要求,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21世纪》:在财政收入减少的背景下,如何处理刚性支出需求不断增多的问题?

尹中卿:认真、切实贯彻新《预算法》规定,在财政支出方面要做到保支、少支、优支。

要保证支出,这是肯定的,但是也要考虑收入下降了,支出也要随之优化。现在很多方面支出是刚性的,有社会保障方面的,有“三农”方面的,有司法体制改革方面的,有环境保护方面的,很多都是要增支。所以不仅要保,还要控制,把支出压下来,不能无休止地把刚性支出发展下去。要使财政支出、要使各方面对财政资金的胃口也要适应新常态的需要, 在保支、节支、少支的基础上来优支,把有限的财政资金用在刀刃上。

承德锦尚中小企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11498号 承德雷狼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