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国务院部署养老服务业改革 鼓励社资进入

新闻分类: 




家住北京石景山的何大爷今年81岁了,患有帕金森症行动不便,他的老伴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并发症,老两口的生活无法自理。

  由于子女住得较远,平时很少有时间照顾老人,以两位老人的状况,入住养老院每个人每月最少4000元,养老院不一定接收,而且两位老人的退休金根本支付不起。

  老两口一直由北京乐龄老年社会服务工作中心提供上门服务,定期、定时上门做饭,打扫卫生。

  不久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深化改革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任务措施。

  会议指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覆盖城乡的多样化养老服务体系。

  据悉,针对目前养老领域存在的问题,将从融资、用地、税收、人才等四方面引导和扶持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

  “这些政策都是很好的,我们作为民间机构,依靠社会力量开展养老服务,希望政策能够尽快落实。”乐龄老年社会服务中心主任王艳蕊向记者表示。

  有床无护理员

  养老难,难在“一床难求”。根据民政部《2012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2年全国每千名老年人拥有的社会养老床位数为21.5张。

  更严峻的问题是,虽然每年的养老床位数量在增长,但是养老护理已经成了人才稀缺职业,有床无护理员让养老机构和老人都着急。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分层分类提供养老服务。公办养老机构重点做好为无收入、无劳动能力、无赡养人和抚养人、失能半失能等生活困难老年人提供无偿或低收费服务等。

  但据记者了解发现,对于提供床位的大型公办养老机构来说,有床无护理员导致大量床位闲置。

  天津市失智老人康复照料中心属于公办养老院,设施条件齐备、收费标准合理,目前这个中心拥有300张床位,但因为护理人员只有20多人轮班工作,能够入住的老人只有30多名,即使登记在册的老人也只能望床兴叹。

  从来自养老从业人员的呼声看,待遇低是造成养老护理员稀缺的主要问题。

  “不仅我们招不到人,而且整个行业都不好招人,因为做老人服务价格提不上去,月嫂一个月能拿到8000,做老年照顾的能拿到3000就不错了。”王艳蕊告诉记者。

  乐龄提供的数据显示,他们提供上门服务的老人,每年平均花费1.8万元,平均每月1500元,这样的价格显然难以吸引专业的护理人员。

  据介绍,目前在乐龄为社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的,基本都是居住在本社区的居民,利用闲暇时间半公益性来照料老人。

  发改委社会司负责人就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答问时表示,将积极完善人才培养和就业政策,逐步提高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福利待遇,大力吸引专业技术人员、应届毕业生和就业困难人员从事养老服务业,着力解决“用人难”问题。

  支持社资养老

  2012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9390万人,占总人口的14.3%。据权威部门测算,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43亿,2025年将突破3亿。老年群体需求正在催生一个巨大的老年消费市场。

  引导和鼓励民间投资进入养老服务业,不仅可以满足养老产业巨大的需求,也是调整投资结构,稳定经济增长的新发力点。

  由于近年市场需求巨大,之前几年一直亏损的养老机构状态开始出现了转机,由基金会支持、政府购买服务、企业无偿赞助等几种形式收入,部分民间养老机构开始实现收支平衡。

  民间养老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收支状况能够改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支持力度不断提高,尤其民间机构获得民政部注册后,来自各方面支持逐渐增多。

  不过,目前的优惠政策还较为有限,或者针对性不强,作用效果不够明显。这也造成了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产业面临较高的门槛。据民政部测算,到2050年我国的老年市场需求是8000多亿,但在上海、浙江等地,增加一张床位即便不算土地成本也需要16万元。

  发改委社会司负责人表示,养老服务业的主要领域属于前期投入较多、专业人才需求大、回报周期较长的行业,加之现阶段老年人实际消费支付能力有限,使得民间资本参与意愿不高,养老服务市场发展缓慢,迫切需要加以积极引导和扶持。

  按照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通过简化和规范程序,减免行政事业性收费,支持社会力量举办专业化养老机构。

  此外,一些养老需求迫切的地区已开始提高对养老行业的财政支持。

  根据北京市养老工作会议决定,今后政府对养老服务商、养老服务机构的补贴力度将进一步加大,其中对乡镇养老机构的最高补贴将由目前的100万元增加到200万元,每新增一床位补贴一万元。

  社会办养老机构的每张床位补贴,从100-200元涨至200-300元。此外,北京市将全面推行低保家庭失能老人入住养老机构补助办法,每人每月补贴1100元。

承德锦尚中小企业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冀ICP备14011498号 承德雷狼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提供技术支持